闯红灯虽守法 个人信息庇护不成怠懈

>  作者:胡印斌

    有必要斟酌树立信息收集
准入机制,从源头设计“防护网”,根绝收集
主体过量
过滥现象。

    近日,山东济南交警部门在路口启用了人脸辨认
设备,系统不仅能对交通守法人脸抓拍取证,还能辨认
并曝光守法者的身份、住址、工作单元等信息。据了解,目前重庆,福州等地也在使用这套系统整治行人闯红灯,惩戒办法与济南大体相同。( 6月13日)

    交警部门收集
并公开这些信息的倾向,可能是为了使交通守法者多一些心思顾忌,进而约束本身的行动
。但随随意便就把交通守法者信息公开,并无法令依据。《道路交通保险法》等现行法令并无授权交警部门公开交通守法国民的个人信息。

    即使出于执法的需要,有关部门能够收集
国民个人信息,也应当妥善保管,确保收集的个人信息保险,防止信息保守。从如今各地“人脸辨认
”系统的使用近况看,似乎并无做到这一点。尽管济南交警支队回应,会把身份证号、住址和单元等重要信息都隐去,但由于这些信息还要通报单元、居委会,以及市文明办,并纳入非机动车和行人诚信管理系统等,点多面广,保险堪忧。

    任何工作都应该恪守一个“度”,这个“度”就是法令的鸿沟。对于执法者而言,能够鼓励其在法令允许范围内做一些创新,但决不能以执法的表面随意逾越法令的鸿沟。交通守法者乱闯红灯的问题久治不愈,有关部门固然
能够采取一些更无效的办法,也能够将其与诚信体系挂钩,但一定要注意庇护国民的个人信息,避免其保守。

    近年来,随着移动终端的普及,社会上对国民信息的收集和利用无所不在。因此,有必要斟酌树立信息收集
准入机制,从源头设计“防护网”,根绝收集
主体过量
过滥现象。究竟,即使是经由正规渠道收集来的信息,也往往存在着保守危险。

    近年来,我国不断加快对个人信息庇护的立法步伐。《刑法》《侵权责任法》和《关于加强网络信息庇护的决定》等法令法规,都包含对于个人信息庇护的规定。今年5月9日公布的“两高”司法解释,也明确了“国民个人信息”范围,划定了“情节紧张”的标准等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作为执法者,理应有更强的个人信息庇护意识。